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11th Jul 2014 | 電影 | (161 Reads)

Picture

 

張家輝演而優則導,首執導筒便向難度挑戰,拍攝以傳統中國民間鬼怪傳說為藍本的《盂蘭神功》。無獨有偶,這齣電影在表現上,與去年同期上映的《迷離夜》中,任達華首次執導兼演出的《贓物》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盂蘭神功》的驚嚇情節,無論在密度與質素上,都能與《贓物》相提並論,更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以感受到,兩位新晉導演在如何恫嚇觀眾的課題上,都下過不少苦功。不同的是,華哥的《迷離夜》比較本土,而張家輝的《盂蘭神功》,雖然以盂蘭和粵劇兩個中國元素為主題,但戲裡鬼怪的形相和行動,卻極之國際化。不難發現電影主角宗華(張家輝 飾)的撞鬼情節,有著《驅魔人》、《咒怨》、《午夜靈異錄像》和《80分鐘死亡直播》等恐怖電影的影子,還結合了香港本土的都市靈異傳說如中大的辮子姑娘,以及發生在美國洛杉磯的藍可兒事件等,鬼魂的戲法十分多樣,驚嚇度和娛樂性相當充足,在這方面,已合格有餘。

 

可惜的是,《盂蘭神功》與《贓物》碰到了同樣的問題,故事比較薄弱,情節與故事主題未能緊扣,白白浪費好題材。《盂蘭神功》以粵劇和盂蘭節兩個充滿中國傳統特色的元素為主題,但戲裡除了淺談一些梨園禁忌,以及偶爾把放在戲棚附近那些用來祭祀的紙紮品攝入鏡頭裡,整個故事,與這兩個方面其實關係不深。既然選擇以此為題,盂蘭和梨園又有不少可供發揮的故事元素,何不再挖深一點,豐富故事?

 

再說故事的主要人物,背景實在太過單薄,即使是從頭帶到尾的張家輝,他演的宗華其實也相當空洞,沒有立體感。這與演出無關,而是宗華這個角色在設定上過於平面,觀畢全片只知他表現木訥,性格為何?不得而知。這方面可能要向同為新導演所拍的《殭屍》學習一下。無論是錢小豪演的那個虛實合一的角色,抑或陳友演的過氣道士,電影都給予他們充足的篇幅去表現角色特性,倒過來角色也豐富了劇情。更嚴重的是,戲裡加插了不少感情關係,可惜全部淡如水薄如紙,沒有為電影帶來多少戲劇效果和張力,當中宗華與戲班首席花旦小燕(劉心悠 飾)的感情發展,來得太過順理成章,加上沒有太多描述,結果出來效果是可有可無。其實如果不貪心,把更多篇幅放在二人的關係上,結尾那場戲,便可能呈現感人效果。

 

還有一點不能不提的是,《盂蘭神功》裡的鬼怪實在太過神通廣大,在沒有對手兼無法對付的情況下,正所謂「無敵最寂寞」,電影人物在觀眾眼中全變成了待宰羔羊,全無翻身機會,比起兩虎相鬥,這種狀況實在太過沒趣了。

 

張家輝貴為影帝,其演技經過漫長歷練,基本上已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可惜因為故事和角色設定做得未夠妥當,又或者電影長度太短的關係,他在這部由他本人執導的電影裡根本沒有太多發揮空間。幸好電影裡還有一幕用近鏡拍攝他面部表情的戲,總算讓我對這位影帝在《盂蘭神功》的演出留下丁點記憶。至於女主角劉心悠,她的演出真的十年如一日,變化不大,留在我腦裡的,依然只得天仙般的容貌。

 

總括來說,《盂蘭神功》作為一齣驚嚇娛樂片,大雜薈式的驚嚇場面總算別開生面,繽紛豐富,但卻欠缺與主題連結起來的一致性。在失去焦距的情況下,作為勾勒電影整體格局的兩大元素--粵劇和盂蘭,便變得可有可無。張家輝在電影所花的努力,觀眾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奈何他犯了一般新導演常犯的通病,過於貪心,把太多東西硬塞進 80 分鐘裡,結果犧牲了風格,也使故事變得鬆散,就像戲仿藍可兒事件一節,既然於劇情發展全無幫助,倒不如完全刪去,騰出更多空間來描寫角色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