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14th May 2014 | 電影 | (283 Reads)

Picture

 

我看《魔童殺手》,完全因為呂珍九。這位現年 16 歲的韓國演員,在電視劇《懷抱太陽的月亮》中表現亮麗,深得我心,自此便開始留意他的演出。

 

《魔童殺手》的故事有點像古龍小說《絕代雙驕》裡有關小魚兒的故事。主角阿暌(呂珍九 飾)品性善良,偏偏有五位窮兇極惡,被外界通稱為「白日煞星」的「父親」。這些各懷絕頂犯罪技能的父親,銳意將暌訓練成殺人機器,把射擊、搏鬥、刀術和駕駛等技巧傾囊相授,奈何外在的傳授並不能改變暌熾熱善良的內心,結果在一次殺人行動中,驚動了暌內心深處潛伏已久的心魔,喚醒了他的部分記憶。五位「父親」,頃刻變成最大敵人。

 

 

《魔童殺手》大至可分成兩部分,前半部主要描寫暌與幾位「父親」的關係和生活狀況,故事開展得相當不俗:後半部主要描述暌在執行任務後受到很大衝擊,更無意中揭開了身世之謎,直接導致「父子」反目。前、後半段交接過急,成為這齣電影的最大敗筆。暌與養育自己十數年的父親反目,基本上沒有經歷多少思想掙扎,白白浪費了前半段對暌的本性特質的諸多鋪排。

 

 

而在暌開始對「父親」展開復仇之後,劇情更出現混亂狀況,發展違反常理,電影仿佛純為堆砌動作場面製造官能刺激而存在一樣,情節過分誇張,來到結尾已走到接近不可收拾的地步。

 

 

儘管電影發展每況愈下,幸好動作場面還相當有吸引力,尤其是接近尾聲的那場群體槍戰,雖然意境上還未去到可以與杜琪峰比肩的水平,但論緊張刺激程度,則可相提並論。

 

 

其實《魔童殺手》可供發揮的素材相當多,尤其是暌的幾位「父親」,每一位都有獨立個性,個個身懷獨當一面的犯罪技能,全部都是「可造之材」。奈何電影除了對金允錫和那位擅長駕駛的傻「父親」有較深刻的描寫外,其餘的都淪為路人甲乙丙,變得可有可無。對於主角暌的敘述,導演給予的篇幅尚算充足,唯一缺乏是心理描寫。

 

 

「白日煞星」中就只有金允錫有表演機會,而這種深沉冷酷的黑暗人物,對他來說可謂駕輕就熟。儘管電影對暌這個角色的描寫不夠完整,但呂珍九大概已把角色做到最好。前半段的純良怕事,與後半段的怨毒狠辣,對比很大,就是欠了心理描寫來解釋這個轉變,但這已不是他的問題了。

 

 

若單純因為呂珍九而看這部電影,你是不可能會失望的。奈何人總是貪心的,如果導演能夠加重角色的心理描寫,或將沒有影響力的角色刪掉,集中塑造主要人物,《魔童殺手》的表現,肯定不止於此。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點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