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27th Feb 2014 | 電影 | (160 Reads)

Picture

 

《千里伴我尋》(Philomena)是一齣很簡單的電影。全片講述一個被迫與兒子分離半世紀的老婦人,委托記者一同千里尋親。電影情節絕對談不上曲折離奇,即使是作為全片主菜的尋親過程,也只作簡單交待。但當一部如此簡單的電影,有了真實事件作靠背,再由兩位非常出色的演員來演,加上導演的功力,出來的效果,絕不簡單。

 

在談演員前,先講講導演 Stephen Frears。這位擅於以寫實風格說故事的英國導演,這次在呈現一件牽涉英國教會黑暗歷史的真實事件的同時,也透過故事兩位主角 Philomena(Judi Dench 飾)和 Martin Sixsmith(Steve Coogan 飾)在思想和行為上的強大差異,製造濃郁的戲劇效果和衝突,尤其當電影進入後半段,觀眾對兩位主角有了深入認識,導演便開始以宗教為軸心,透過二人在這方面的極端想法,成功製造了不少引人反思的爭議性問題,把電影從單純說故事的層次,推向更高的思想領域。

 

 

電影對宗教信仰,提出了不少值得再三思考的問題。那些藉宗教之名販買稚子的行為無疑令人憤慨,但看到經歷了半世紀反思仍堅信自己在執行神的意旨的修女們,感受到她們對信仰的堅持,卻有另一番體會。女主角 Philomena 多次被修道院欺壓和欺騙,造成了一個無法彌補的遺憾,但藉著宗教力量,她有了生存動力;每次祈禱,不安的心總會安穩下來;即使知道殘酷真相,她也能開懷接受,勇於寬恕別人。但我的想法,應比較接近記者 Martin Sixsmith 先生。他轉身離開教堂,回說一句:「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這是他的吶喊,也是我的心聲。或許,現世欺世盜名的宗教領袖太多了,大部分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只是落入凡人手裡,經過人的演譯和刻意扭曲,很多時會變得渾濁,污穢不堪。我認為,如果我們對戲裡所描寫的惡行都採取寬容態度,就等於助長同類事情繼續發生。

 

 

導演一方面要將這個感人故事忠實呈現,但同時又想藉此喚醒公眾對宗教問題的關注,引起反思。無可否認,Stephen Frears 的立場,似乎比較接近反對一方。雖然戲裡有不少對教會和宗教冷嘲熱諷的情節,但卻非一面倒傾斜。起碼,在那家戒律嚴苛的修道院裡,也有一位同情主角遭遇的好修女,在冰冷中給她絲絲溫暖。起碼,Philomena 在宗教的慰藉下,能夠獲得心靈上的救贖。這似乎說明了宗教本身是善良的。人,才是邪惡之本。

 

 

說到人,電影的兩位主角,正是這齣電影之本。Steve Coogan 演回自己有份編寫的記者角色,演出得心應手。戲裡他是一名畢業於牛津的高級知識分子,看不起只會讀廉價小說的老婦人,但礙於身分,他又要表現得客客氣氣,對於這個角色在電影前半部的高傲、冷漠和虛偽,他都表現得異常通透。後來,當他開始同情老婦人的遭遇,見識過她的寬宏豁達,便慢慢生出尊敬之心,更開始懂得欣賞老婦不假矯飾的率直個性,角色在心理狀態上的轉變有明顯層次。至於最後的大爆發,威力更是驚人,一下子把角色抑壓已久的忿怒,點燃起來,效果相當理想。

 

 

至於演尋子老婦的 Judi Dench,她好戲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只不過她這次演得實在太出色。戲裡她沒受過高等教育,經常做一些無知事情,又貪小便宜,在資深記者 Martin 先生面前仿佛成了小矮人;但她有豐富的人生歷練,看透世情,面對困難,往往能以豁達心態將之一一化解,在這方面,卻又成為 Martin 先生在人生道路上的最佳嚮導。Judi Dench 在角色拿捏上做得異常精準,時刻散發出與兒子失散半世紀的失落,但每當聽到有關兒子的消息時,那怕只是一丁點,她都能充分表現出與兒子又走近一步的雀躍和喜悅。記得當她從記者先生口中得悉兒子曾說過的一些話時,Judi Dench 眼裡流露出來的真摯情感,比千言萬語更有力量;而當我看到她在告解室痛哭得說不出話時,更忍不住掉下淚水。

 

 

可以說,沒有上述兩位演員的精采演出,這齣戲可能大打折扣。

 

 

至於今年有份角逐奧斯卡最佳電影的 9 部電影,連這齣我暫時只看過 4 部(《華爾街狼人》、《騙海豪情》和《盜海狙擊》),湊巧全部都是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電影。奇怪的是,最大製作卡士最強的《騙海豪情》最令人失望,反而製作規模最小,卡士較弱的《千里伴我尋》最令人有驚喜,也是我最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