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30th Dec 2013 | 電影 | (307 Reads)

Picture

 

少林功夫加足球,可以風行全世界,但以西方的魔幻角度闡述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真的可以嗎?看過 K 先生主打的《浪魂 47》後,發現文化認知的落差,並不是單靠一些看似有當地特色的服裝、道具和場景,便可以輕易填補得到。雖然,《浪魂 47》並未去到爛片的境界,起碼片中一些打鬥場面還算有看頭,但作為一齣改編自《忠臣藏》這個日本史上最經典的歷史故事的電影,在呈現武士道精神方面只可說是觸及皮毛,沒什麼內涵可言。故此,若單純尋求娛樂,《浪魂 47》的快速節奏和連場武打,總算不會太過失禮。只是,若要感受原著故事裡呈現出來那種崇尚忠義和克己的武士道神髓,倒不如找回日本本土拍攝的多個版本吧!

 

西方人對待東方文化,總是抱持獵奇心態,故此他們鏡頭下的東方世界,總是呈現出一種過於浮誇的臉譜性形象,舉例說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海面上總有帆船,東方女性全部愛穿旗袍且擁有一雙細小的丹鳳眼,《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裡那所澳門賭場,更叫人「大開眼界」,啼笑皆非。這次《浪魂 47》所呈現的日本古代世界,過份華麗的服裝和場景,感覺上過於造作,西方人或會覺得過癮,但看在東方人眼裡,尤其是日本人,確是有點不倫不類,情況像看《狼人:武士激戰》一樣滑稽。

 

 

從文化角度審視,先別論電影能否呈現武士道神髓,簡單連瑞獸與邪獸的分別,電影的編導人員,似乎也攪不懂。片初那段如玩《芒亨》的獵獸場面,武士們獵殺的可是麒麟唷;片末邪惡女巫化身的不是什麼,竟是神龍一條,可憐所有在東方代表吉祥的神獸盡皆變了武士刀下魂,這些東西方文化內涵差異,就算你有多華麗的戲服,多壯觀的場景,都彌補不到。再說這部電影的編導既然要拍一齣富東方色彩的電影,為何不在關節眼上下些功夫?真的要打屁股!

 

 

事實上,從電影一開始,聽到清一色日本人遷就劇裡唯一的外國人說英語,早已感到渾身不自在,情況有如很多年前看成龍的「國際化」電影,聽到世界任何角落任何膚色的人都講廣東話一樣,十分詭異,匪夷所思。而這也成為這電影一個致命傷。看著日本人用英語對話,演譯一個在日本家喻戶曉的經典故事,用以呈現日本文化中一個核心價值,日本人看在眼裡,會怎麼想?而本來由大石內藏助(真田廣之 飾)主打的復仇計劃,今次更必須借助外國人 K 先生的力量,方能達成,如此設定,日本人不受落是可以預期的。這點在票房上已能反映一切。

 

 

老實說,Keanu Reeves 在《浪魂 47》裡可以說是一個沒有了會更好的角色。他在戲裡的經歷,發生在一個純正日本人身上也說得通,何必要取之於外,而使到電影不倫不類?而更嚴重的問題,則出現在劇本上。中段吉良義央(淺野忠信 飾)無緣無故把被囚禁的大石釋放,然後又煞有介事地要女巫(菊地凜子 飾)將之消滅,這是攪什麼鬼?這關鍵說不通,整個故事,便毀於一旦。

 

 

看到 Keanu Reeves 飾演的凱帶領浪人們到深谷向天狗求劍,即令我想起《魔戒》中亞拉剛一行三人到幽谷向幽靈求助一節。事實上,整齣電影也給我一種有如《魔戒》的魔幻味道,武士的氣息,並不濃烈。

 

 

作為主要演員的 Keanu Reeves 演出沒驚喜,一向的木訥在演技上比慣演武士、舉手投足散發出武士神髓的真田廣之比了下去。吉良義央這個大反派不屬梟雄一類,而是陰險得來沒主見的呆子,一直受女巫擺弄,算是淺野忠信擅長演的一類型。兩位主要女角,柴崎幸演的美嘉十分豔麗,但可供發揮的機會不多。菊池凜子演邪惡女巫相對地有更大表現空間,配合造型和粧容,確能演活一個類近妲己的角色。

 

 

我看的是 2D 版本,電影的 3D 特效能否為電影加分,我無從評論。我只能說,《浪魂 47》作為假日消遣未嘗不可,但若希望從電影感受東洋氣息和日本文化,我看還是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