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12th Nov 2013 | 電影 | (252 Reads)

Picture

 

教養六年的「親生兒」被發現流著別人的血,血脈從此不再相連,但多年來建立的深厚情感,是否可以一下子割斷?《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拋出這個曾經在粵語長片、港劇和韓劇等出現過無數次的「老土」問題,感覺上導演是枝裕和並沒企圖就此給出「標準」答案,只是希望藉影片提醒忙碌的都市人,感情是需要時間點滴積累,在付出同時,也要懂得反過來接收,很多時一廂情願的想法,只會令人窒息,適得其反。這在教養孩子上,屢見不鮮。

 

電影中段,兩位父親,野野宮良多(福山雅治 飾)和齋木雄大(Lily Franky 飾)的簡單對話,給我很大衝擊。對話是如此的:

 

 

野野宮良多:「有些工作,只能由我去做。」

齋木雄大:「父親這工作,沒有人能代你做。」

 

 

對話十分簡單,道理顯淺易明,卻完全切中了都市人要害。大家試想想,當你的孩子想你陪他們到公園玩,當你的父母想你回家探望一下,當你的太太想在睡前跟你說說公司的瑣碎事,當你的丈夫想跟你分享一些他喜歡的興趣,各位有沒有以工作忙或很疲累等理由來推搪?有些事情,你不做,可由別人代替你做;但身為別人父親、母親、孩子、丈夫和妻子,這些崗位所做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代勞的。想到這裡,自己也感到慚愧。

 

 

是枝裕和以平實風格拍攝,沒有刻意在這麼一個極具爭議的主題上,加入煽情催淚元素,賺取觀眾淚水。戲裡所有角色的情感表達,處理上比同類型電影都相對克制,即使是兩位飾演被對調孩子的小演員,在與「父母」別離的場口,離愁別緒也只忍住不發,淚水在眼眶凝住,但也同樣叫人看得鼻酸。《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就是這麼一部簡單平淡卻有強大感染力的作品。電影本身雖然由兩個家庭一些生活瑣事拼湊而成,劇情上可說沒有太大的高低起伏,但貼近真實生活的故事安排,卻容易令觀眾產生共鳴,衍生強大感染力。當然,這種拍攝方法有好有壞,拿捏不準便會悶場連連,降低觀眾投入感受電影情節的意欲。是枝裕和這次交出了亮麗成績表,他以一貫手法拍攝《誰調換了我的父親》,能夠適時加入小趣味作調味料,在藝術言情與娛樂性兩者間取得平衡,成就了這一齣發人深省的好電影。

 

 

除了探討血緣與感情之間的關係外,是枝裕和還希望藉此來反映現代社會存在了好一段時間的畸形現象。電影開始,野野宮夫婦帶同兒子慶多到幼稚園面試,情景竟與香港現況不謀而合,電影透過看似不經意的對白和故事編排,露骨地諷刺那些所謂貴族學校的虛偽,以及父母為求子女成功入讀的虛情假意。而野野宮本身,其實就是新時代產物--怪獸家長--的最佳代表。他很愛孩子,給孩子一切最好的,但這些「最好的」,只是他本人認為的。結果,孩子在面試時說謊話,卻反而獲得父母嘉許;孩子學鋼琴,不是因為喜歡彈鋼琴,而是因為練琴會獲得父親稱讚。這種不問孩子真正需要,缺乏互動溝通的教養方式,現實生活裡,舉目皆是。

 

 

齋木雄大的出現,給予野野宮先生一個反思機會。相對於野野宮,齋木先生的管教模式可以說是相對守舊,他給予三個孩子很大的自由度,而最大分野,是在陪伴子女的時間分配上。他認為,假日陪伴孩子到野外放風箏,比給他們買最貴最新的玩具更重要。他對孩子的一舉一動,都不是從他想給予孩子什麼出發,而是從孩子想要什麼需要什麼去設想,這種雙向互動的相處方法,與野野宮先生的單向教養方式,形成強烈對比。

 

 

不能不提的是,是枝裕和在影像上也花了不少心思。幼稚園那道螺旋形樓梯,好像預示了野野宮一家將要步上迂迴之路;鄉村簡陋電器店的熱鬧溫暖,與擁有無敵景觀的酒店式豪華寓所的淡漠冷漠,對比強烈,以實際景像來加強兩種教養方法在本質上的不同,既有意境,也有實際作用,手法高明;最後野野宮父子在由矮樹叢分隔的道路上並排而進,那種身在一起心有距離的感覺,不言而喻。幸好忿路最終交匯一起,為電影畫上完美句號。

 

 

戲裡各演員,無論大小,都有稱職的演出。福山雅治的俊朗外表配上筆挺西裝,不用演已充滿中產精英味道。演出上他不算有大突破,反而第二男主角 Lily Franky 則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相貌上,他與福山雅治可說有天地之別,但演技方面,卻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齋木先生這個市井味重兼有點「縮骨」的窮爸爸角色,並不易演,稍為過火,便會惹人生厭。Lily Franky 演來可謂恰到好處,既能將角色缺點適度壓低,以滑稽可愛的方式表現出來,也能呈現出一位慈父的典型面貌。

 

 

我看電影,很少會在觀影後想上好幾天,但《誰調換了我的父親》裡的點滴,我真的是好幾天也不能忘懷,一直在思考......我沒有孩子,但我是別人的孩子。有些工作,我不做,很多人可以做。但兒子這工作,是沒有人能代我做的。我知怎樣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