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鄒小糖 | 18th Jun 2012 | 電影 | (3744 Reads)

Picture

 

 

希望,是前進動力。當所有希望幻滅,隨之而來的,可能是瘋狂。



《冷血金魚佬》是以 1993 年震驚全日本的琦玉愛犬家連續殺人事件為藍本,描述熱帶魚店店主社本(吹越滿 飾),因為女兒偷竊被補而認識了大型水族店老闆村田(DENDEN 飾)。村田笑容可掬,樂於助人的樣子,令社本以為出路遇貴人,怎料,這竟然是一個圈套,把他捲進血腥漩渦,墜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電影前半段「很正常」,社本經營熱帶魚店,家中有續弦妻子和反叛女兒。他們過著日本普羅民眾的生活,日間營役工作,晚飯吃的全是用微波爐翻熱的速食,吃飯時三人同桌卻零交流,女兒手機一響,便放下飯碗,視線離開厚厚的漫畫綜合本,一支箭般奔到門外,與打扮時髦的「金毛飛」擁吻,然後離開。對於女兒的無禮舉動,夫婦二人不知是不關心,還是視而不見,只是默默地把晚飯吃完。飯後,社本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社本太太把碗碟放進洗碗碟機,然後坐在社本身邊。社本輕抱太太,要求親熱,卻給太太以容易給女兒看見而拒絕了。簡短的篇幅,平常不過的情景,單憑影像,已精準地反映出社本一家三口關係淡薄,且彼此存在心病,手法高明,也為往後的故事推進提供了很好的鋪墊。

 

 

從中段開始,電影便滲透出陣陣的詭異氣息,尤其當村田老闆那妖豔妻子出場後,氣氛更是懾人,仿佛恐怖事件,會隨時在下一刻發生,令人防不勝防。最初樂於助人,和藹可親的村田,其行為越來越不對勁,來到單獨與社本太太見面時,終於露出狐狸尾巴,慈祥老人轉眼化成慾念焚身的邪惡魔鬼,如此激烈的轉變,縱有心理準備,仍是給殺個措手不及,震撼力極強。村田的獸行固然令人髮指,可「受害者」社本太太的反應,卻極具批判意味。回想早前她拒絕與丈夫歡好,現在卻欲拒還迎地接受陌生男子的粗暴蹂躪,這反映的是現代人心靈空虛,要從刺激中尋找生命跡象,抑或現代愛情追求的是物質享受,尋求肉體上的一刻歡愉?電影沒下結論,但似乎,兩者皆是。

 

 

 

Picture

‧DENDEN 演的角色很立體,比主吹越滿更搶鏡。

 

 

《冷血金魚佬》表面上有點像港產血腥奇案片《人肉叉燒包》,描述的都是駭人聽聞的真實殺人事件,內容渲染色情暴力,不同的是後者是純粹的售賣血漿,前者則多了對冷漠社會和扭曲人性的批判,即使將色情暴力片段剪去,此片仍是一齣極具看頭的犯罪電影。



日本的小社區,在園子溫的鏡頭下,從頭至尾都被厚重灰霧籠罩著,生活在小社區裡的人全部陰陽怪氣,看上去各懷鬼胎,臉上還不時展現詭異笑容,令人不寒而驚慄。全片各個角色,活在如此一個扭曲的社會裡,都有若干程度的變態與邪惡。村田老闆,外表慈祥,樂於助人,怎料一翻臉便是禽獸,這個極端變態且集合多種戲劇元素於一身的偽君子,某程度上,卻是戲中眾多角色中最貼近真實生活的一個。這種表面正義熱情,內裡處處計算,心懷不軌的冷血假面人,不只在日本,在香港,也像便利店一樣,總有一位在附近。

 

 

 

Picture

‧吹越滿的鋒頭被搶,但不代表他演得不好。

 

 

 

社本是不折不扣的羔羊一隻,他的懦弱,可以是先天使然,但更多是後天壓力迫成。面對第二任妻子,他歉疚,因為他未能為她提供富足生活,尤其在見過富裕行家後,更是相形見絀;面對女兒,他無奈,不知如何處理她跟第二任妻子的惡劣關係,背負著女兒學壞的沉重包袱;面對村田,他自慚形穢,甚至不敢直視對方;面對村田太太的咄咄逼人,他不知所措,不懂應付。種種生活壓力,把本性懦弱的社本逼得喘不過氣,方寸大亂,最終走進村田設定的圈套,不能自拔。



兩位主要女角,則扮演著在東方父權意識極強的社會下受壓逼的角色,都是受男性牽制的一群。社本太太(神樂惠 飾)兩餐溫飽,但生活過得並不愜意。喜歡作性感打扮的她,整天要困在狹小的熱帶魚店裡,沒人欣賞,本來多姿多采的生活,婚後卻只剩下相夫教女煮飯洗衣,她渴求物質上的滿足,更渴望獲得生理和心理上的慰藉。偏偏,這些東西,在一個表面保守的國度裡,身為女性的,便要依賴男性才能達到。故此她儘管對丈夫社本有諸多不滿,卻不敢聲張,直至遇上村田,潛藏深處的抑鬱才得以一下子釋放;村田太太(黑澤明日香 飾)從首次登場至結尾,都一直扮演著縱慾放肆的淫婦角色。她與村田組成的殺人組合固然令人髮指,可她的遭遇,卻同時反映女性在父權社會中的卑微。她在殺人過程中一直擔當村田助手的角色;村田為了殺害合伙人,更毫不猶豫地要身為太太的她當誘餌;來到最後,村田為了控制社本,又再一次要她當著他面前奉獻身體。在村田眼中,身為太太的這一位女性,只不過是工具一件。

 

 

 

Picture

‧黑澤明日香「傾情」演出,盡展角色的瘋狂與淫蕩。

 

 

 

導演園子溫掌控能力十足,全長 144 分鐘的電影可說全無冷場。他鏡頭下的演員,個個都能表現出應有的神采,當中演賤格水族店老闆的 DENDEN,更可說是一枝獨秀,是全片的最大亮點。前段的假意虛情,笑裡藏刀,中段狼相畢露,凶殘暴現,到後來的瘋狂失控,全部演來精準到位,尤其末段邊著社本痛打他臉邊叫爸爸那一段,簡直精采絕倫,既能表現童年陰影為他帶來的恐懼,也能反映他力圖克服陰影的狠勁,曾有一刻喚喚起了作為觀眾的我對這位小時候有過恐怖經歷的狂人的一絲憐憫。可是,當看見他把社本推向妻子的大腿間時,呸,還同情他,快幹掉這人渣吧!

 


電影結果總算出人意表,儘管有點不合情理,但看到社本歇斯底里地改變自己,強迫白兔當獅子,真的有點於心不忍。結局是社本女兒開懷大笑,這個笑容,比起電影裡任何血腥場面,都更加恐怖,更叫人心寒!

留言(1) | 引用(0) | 話題(點睇)

[1] 村田

村田從起初的形象應該說不上慈祥,更像是通透人性的老成,舌燦蓮花。


[引用] | 作者 cpyi | 13th Aug 2017 | [舉報垃圾留言]